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的輪廓


最新的事態進展只是使大灣區成為一個高度連接性區域的開端。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13 Sep 2021
  • 北向和南向跨境理財通的額度上限為1,500億元人民幣。
  • 北向產品:中國內地的中低風險理財產品和基金。
  • 南向產品:香港證監會授權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註冊的基金、債券和存款。
  • 南向債券通也即將推出。
  • 對投資者的影響:在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擁有強大業務的銀行將從中受惠。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大灣區理財通已經開始

    中國人民銀行與香港及澳門的金融管理局最近公佈了大灣區啟動跨境理財通計劃的詳細內容。

    北向和南向跨境理財通額度上限將分別為1,500億元人民幣。每名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額度為100萬元人民幣。對於南向理財通,對南向投資者的要求門檻為淨負債100萬元人民幣以上,或者未清償總資產200萬元人民幣以上。投資者必須擁有兩年投資經驗才能參加此計劃。

    新計劃將採用閉環系統,投資者必須設立一個專用賬戶-一個在中國內地,一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通過綁定指定的匯款和投資賬戶,資金只能投資於合格投資產品。

    所有跨境匯款均以人民幣結算。對於南向理財通,香港特區銀行可提供外匯服務,以便購買以港幣和外幣計價的合格產品。客戶也可以在離岸市場投資以人民幣計價的合格產品。對於北向理財通,本金和投資的收益可以採用人民幣匯回專用的配對匯款賬戶。

    在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擁有強大業務的銀行有望從這項重大計劃中受惠。除了香港和澳門特區,大灣區內的九座城市佔到廣東省經濟產出的85%。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九座城市的人均GDP已達到19,372美元,屬中產階級社會水平。這也高於10,582美元的全國平均水平。深圳南山等富裕地區甚至高於香港特區的整體水平。根據“十四五”規劃,深圳的人均產出將比2020年水平翻一番。

    根據胡潤財富報告,廣東省有256,000萬戶家庭的可投資資產超過600萬元人民幣。再加上兩個特別行政區,大灣區的富裕家庭佔中國的25%。考慮到120萬戶富裕家庭的總資產超過600萬元人民幣,估計大灣區的資產/可投資資產總額約為35萬億/18萬億元人民幣(參見“中資銀行信貸的機會”)。粵港澳大灣區最富裕兩座城市各自的經濟增速也在主要城市中最高。富裕人口可能立即搶佔額度。

    快速增長的中產階級。不斷增長的科技行業為人口創造了巨大的財富。尤其是,2019年互聯網從業人員年薪為345,578元,同比增長22.2%,比全市平均水平高出170.5%。貨幣金融服務和資本市場的年薪分別比全市平均水平高出175.5%和178.9%。

    理財通為北向和南向投資者提供多元化的投資產品。目前,北向投資者可以投資中國內地的中低風險理財產品(1-3級固定收益/股票產品,不包括現金管理)和基金(R1-R3)。與香港特區相比,內地理財產品提供更高的收益率。例如,過去十年,10年期中國和香港特區政府債券收益率之間的平均利差為193個基點。

    與此同時,香港特區理財為具有較低違約風險的內地投資者提供穩定的產品。近期的恒大危機和之前的華融債券違約讓投資者感到擔憂。垃圾債券收益率已經達到新冠肺炎疫情後的最高水平。其中一支恒大債券(將於2022年3月23日到期)的收益率一度達到511%。理財通提供的中低風險產品無疑是內地投資者更安全的選擇。到目前為止,香港金管局將銀行評估的中低風險及“非複雜”產品定義為適合南向投資者的產品。這些產品包括香港證監會授權在香港特區註冊的基金(不包括養老基金)、債券以及人民幣、港元和外匯存款(不包括結構性存款)。事實上,在香港證監會授權在香港註冊的基金數量增加了6%,達到810支,淨資產價值增加了17%,2020年達到180元人民幣。隨著時間推移,可投資產品範圍可以擴大到混合共同基金及其他。基金管理人也將從中受惠。

    在去槓桿化過程中,理財產品供應萎縮也是資產配置多元化的推動因素。儘管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寬鬆的貨幣條件,但表外信貸一直重新回到賬面。未償付的影子銀行產品從2018年初的峰值28萬億元人民幣降至2021年7月的21萬億元人民幣。展望未來,我們預計合格產品最終將包括保險產品。事實上,在2016年,香港特區對內地的保險銷售額一度達到727億港元,超過香港上一輪資本控制前整體數字的30%。隨後,由於邊境關閉,銷售額在2020年大幅下降。如果粵港澳大灣區的富裕家庭獲准通過理財通投資香港特區保險產品市場(無需親自前往香港特區),預計大灣區的保險產品市場將出現強勁反彈。

    南向債券通緊隨其後

    中國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南向債券通也將很快推出。這將完成2017年啟動的內地與香港特區債券現有債券通計劃的環路。

    截至2021年6月,已有695家金融機構的2,650個非法人賬戶和34個司法轄區的全球百強資產管理公司中的78家公司參與,投資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月度成交額從推出第一個月的620億元增至2021年8月的5780億元,增長了九倍以上。

    這種上升趨勢部分反映了美國國債和中國政府債券之間顯著的收益率差異,以及中國債券與其他債券市場的相關性相對較低。商品貿易順差還推動銀行在岸外幣存款激增,從而產生追逐收益率的需求。

    南向理財通為中國循環利用此類結構性資金流入提供了一條新渠道。尤其是,在岸銀行可以將過剩的美元流動性投資於海外債券市場。這將降低通過“其他投資”賬戶流出資金的嚴重依賴(參見“流入和流出中國的資金激增”)。

    資產管理公司和保險公司等機構投資者也將參與初始階段(對於仍然受制於兌換限制的個人,可能性較低)。與QDII債券基金不同,機構投資者可以通過新機制直接投資於個人離岸債券,這預計會引起巨大反響。可以說,低回報是散戶投資者對QDII債券基金反應冷淡的關鍵因素。截至六月份,排名前10的QDII債券基金的合計淨資產價值為109億元人民幣,而2019年管理的中國基金資產規模為112萬億元人民幣。

    在早期階段,由於本土偏好,中國公司發行的離岸債券(從金融到日用消費品)對在岸投資者來說最具吸引力。

    長期而言,南向理財通應會吸引中國養老基金和保險公司將目標瞄準ESG和綠色債券。香港特區在亞太地區排名第五,年初至今綠色債券發行35億美元。香港計劃在未來五年發行大約230億美元綠色債券。為了激勵債券發行,香港金管局在五月份發佈了一項指導方針,為符合資格的債券發行者提供補貼,以彌補在債券發行和外部審查服務方面的費用。貨幣兌換的安排自然與北向理財通對應-在一個閉環系統中運行。銀行將通過適當的邊緣防範安排承擔監督責任。這種設計消除了在岸資本市場大量資金流入和流出造成的風險。

    與此同時,源自海外債券購買的對沖需求可能深化中國的貨幣互換市場。這將有助於抵消外國投資者的對沖需求,並在延長向北向投資者提供的掉期期限的同時提高流動性。由於雙向資金流動更加平衡,銀行自身的外匯掉期風險也可能得到緩解。

    結論

    最新的事態進展只是使大灣區成為一個高度連接性區域的開端。為實現珠三角向粵港澳大灣區的轉型,政府部門將繼續促進改善此地區的資本環境,從而推動人民幣區域化進程。我們還預計CBDC(數字人民幣和數字港元)的發展將會加快速度(參見“數字資產最新動態:監管、代幣碳信貸、CB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