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亞洲透視研討會紀要#1:疫情經濟學


星展集團於7月23日就疫情經濟學議題舉辦了2020亞洲透視研討會,我們概括出一些會議要點。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28 Jul 2020
  • 主要與會者包括新加坡國務資政尚達曼……
  • …以及芝加哥大學教授拉古拉姆.拉詹
  • 討論圍繞全球經濟展開,因為全球經濟在應對一場破壞性極大的疫情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疫情經濟學

    請注意,以下內容並非一字不差的會議記錄。這是經過編輯和濃縮以便於演示。

    資政尚達曼:

    應對疫情的第一要務是要防止就業和收入出現極端崩塌,大多數國家都以各種措施加大力度應對。一個關鍵目標是要確保能力(特別是工人的技能)不會因疫情導致的經濟危機而永久喪失。

    第二要務是要為經濟增長創造空間,調整政策將前景黯淡地區的資源重新分配到擁有新機遇的地區。考慮到存在大量的不確定性,從公共衛生對策(感染率﹑多波爆發﹑治療﹑疫苗)到哪些行業和公司仍能度過這場考驗,資源調配這樣做的難度很大。因此,政府必須維持一些普遍的扶持政策,同時允許市場自身發現哪些公司和產業能夠做得更好。

    拉詹教授

    最初對於此次危機猛烈但短暫的希望已經落空,因為感染率已經重新抬頭。在新興市場經濟體中,依然有很多令人高度擔憂的熱點,而東亞和歐洲應對疫情的做法似乎相當有效。在工業化國家當中,美國的疫情管理不佳。毫不意外的是,具有不同本領的經濟體和社會也有不同的成就。展望未來,如何管理復甦將是對本領和能力的另一項考驗。考慮到以下幾點,就應對疫情和經濟危機的財政支持規模而言,工業化經濟體平均已動用了GDP20%的資源;對於新興市場經濟體而言,這個比例是5%;而發展中經濟體是1%。若疫情持續拖累,那麼對更為貧窮的經濟體產生的影響則十分危急。

    資政尚達曼

    從就業角度來說,一個主要顧慮就是遲滯性。這個術語指的是如果許多人長期失業,就會引發社會和經濟的不景氣。關鍵在於可能通過培訓項目來幫助企業讓員工做好準備。另外,所有的工作都無法得到保護,而且公共部門能夠控制失業的程度也有限。所以,這個問題就變成了如何幫助那些將被裁減或裁員的人。工人找到長期工作可能需要花費時間,所以政府可以聯手行業扶持一系列的臨時就業或提供培訓機會。人力資本不削弱,工人持續積累技能是關鍵所在。通常情況下,人們會在年輕專業的背景下考慮培訓;現在也必須考慮對年長的工人進行培訓。

    拉詹教授

    隨著經濟重啟,將會呈現出很多的損害,許多企業將會掙扎生存。挑戰在於要確保即將出現的企業破產潮不會以導致金融危機而告終。

    資政尚達曼

    為使企業部門(從小型到大型企業,從本土到外國企業)參與進來,政府必須贏得他們的信任和合作。

    轉向貨幣政策,央行已做了在疫情之初必須要做的事情。注入大量的流動性甚至以利率為目標都是合乎情理的措施。但在這場危機中,企業債務水平已經很高,追逐收益率的現象已經導致資本大量流向新興市場。這加大了全球金融體系進入這一大流行的風險。

    現在,隨著央行操作進一步壓抑風險溢價,冒險情緒甚至會擴大至更高的範圍。此外,已經很長時間處於低水平的利率,在提升投資方面並未發生效用。相反,低利率推升了儲蓄,抑制了消費。這時期一直相當被動的財政政策,可能會不得不承擔重任,央行將會發揮作用予以支持。

    拉詹教授

    負利率似乎產生了反作用。就美國來說,美聯儲的行為可能提出了這樣的問題,即他們是否做的過多,扭曲了風險價格。現代貨幣理論的支持者認為,擴大資產負債表以便支持財政計劃是沒有約束的,但至少在新興市場當中,代價是顯而易見的。如果銀行和市民對央行的審慎失去信心,通脹預期和金融媒介將會受到影響。

    資政尚達曼

    短期內,成熟和發展中國家的央行都有空間向經濟提供流動性和信貸,但這並不是免費午餐,長遠來看也不持久。即使央行不斷承銷公共部門債務,但利息償付佔GDP的比例將會激增。不一定需要通脹大幅上升才能使利率上揚。由於地緣政治風險事件或者與國內治理有關的事情,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歷史上曾反復上演。另外,不斷加重的償息負擔可能會擠出其他開支。

    遠瞻新興市場十年緩慢的增長將會使人對全球經濟抱有悲觀情緒,因為全球增長的大部分貢獻都來自新興市場。疲弱的經濟表現也會外溢到政治和社會壓力當中。多邊機構和大型工業化經濟體負擔有重大作用,要確保新興經濟體前景改觀。相比於目前已經撥配的資源,向他們提供更多積極的財政支持還有空間。

    拉詹教授

    中國和美國需要提供急需的領導力來增強雙邊措施,應對目前的危機。全球貿易和投資依然需要開放,需要採取更多的紓困措施。出現更加合作的全球環境的轉折點可能是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

    資政尚達曼

    我們可能到了超級全球化的終點,但對於開放、以貿易為導向的經濟體來說仍有影響。此次疫情揭示出保持供應鏈開放和運轉的必要性。新加坡正努力擴大貿易協議,增強與多個國家的供應鏈關係。

    數碼互聯對於電商和服務貿易來說至關重要。全球範圍內許多協議和措施隨之而來。但需要承認的是,我們將會花費很長時間才能達到新的平衡,即美國、中國、歐洲和其他新興經濟體能夠在可靠的環境下共享權力和責任。

    前聯合國秘書長達格·哈馬舍爾德曾說過:“全球合作和多邊主義的目的不是帶領人類走向天堂,而是要防止人類跌入地獄。”全球競爭的自然趨勢是增加摩擦、對抗,走向錯誤。我們必須拼命鬥爭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政府重要性的增強將遠超這次危機。但不能只通過增加開支和借款來實現,需要企業和社區的共同致力。

    你不能只依賴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你不能只依賴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你還需要社會的無形之心。

    肯定還有一種利益的相互關係,正如拉詹教授在他一本重要著作《第三支柱》中所概括的。

    拉詹教授

    政府要增強衛生安全能力,改善教育系統,過渡到更廣義的福利措施。人們不想看到的是所有這些努力導致出現一個龐大、無節制的官僚機構和不受約束的權力。這是地方政府和社區介入的地方。它給人們在決策和治理過程中有一種控制感。人們需要有代理意識,一種制衡的所有身份。此次疫情有趣的事情在於,一定程度上全世界各地組建的志願團體填補的這個空白。這需要好好保護。

    資政尚達曼

    研究顯示生產力增長分散的國家可以支撐更長時間。經濟活動也應分散,從而確保可持續性和廣泛傳播。政府有責任幫助企業、學習機構和社區構建一個創新持久的經濟和社會。

    這不是舊式的產業政策;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這是不可行的。它是關於感受市場的下一波浪潮,之後努力將浪潮傳播到整個經濟中,從而形成一個共同利益和共同發展的生態體系。

    拉詹教授

    企業需要對未來構建緩衝—信用額度,現金儲備等等。可能還有機會買入便宜的企業,獲得便宜的資金。

    當我們走出這場危機的時候,我們期待已久的生產力提升有可能最終會出現,因為企業進行重組,變得更加精簡健康,而且還能低成本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