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MC將會減息以應對


過去一個月全球經濟面臨的下行風險清單已經明顯加長,體現在急劇惡化的全球投資情緒以及上升的利率市場化波動性當中。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04 Jun 2019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減息即將來臨,但會有幫助嗎?

    在過去一個月,我們對全球經濟前景的評估出現了相當大的惡化。貿易和商業景氣的初步回暖被貿易戰升級和擴展、明顯惡化的數據以及地緣政治緊張關係的抬頭所嚴重損害。

    確實,儘管近期出現拋售,但股票和信用債市場並未顯示出深度的不安跡象,貨幣條件未受到特別的挑戰,沒有重大事件暗示必然出台流動性支持政策,而且主要經濟體的政策制定者其立場似乎非常鴿派。因此,不會有即刻的減息措施,尤其在勞動力市場偏緊而且工資增長強勁的美國。

    然而,固定收益市場反映出一系列的減息情景,以普遍的不確定性對全球經濟帶來持久的潛在損害為基礎,而且認為在不斷上升的下行風險和長期位於目標水平之下的通脹環境下,實際政策利率過高。

    我們認為,從聯儲局的角度看越來越難以忽略市場動態和潛在的經濟風險。因此,我們目前預計今年9月和12月將分別減息25個基點。

    2020年的前景異常黯淡,因為一方面中美貿易緊張關係一定程度的解決可提振市場情緒,但另一方面高關稅越來越多的傳導會製造一種滯脹情景,約束聯儲局政策施展。考慮到這些,我們維持2020年政策利率毫無調整的預期。

    減息能有多大效果?我們比較懷疑;經濟低迷面臨的風險並不是來自較高的資金成本。而且,關稅和貨幣政策之間並沒有關聯。另外,由於近十年來美國的公共和企業債務負擔出現了大幅度增長,我們認為略微減少的利息支付不會成為積累更多槓桿的催化劑。

    聯儲局減息的動機將會來自需要採取一些行動的必要性以及這樣的理念,即如果避險情緒高漲那麼降低實際利率將有助於疏通信貸渠道。從目前算起三個月之內可能會發生下調政策利率的舉動,這也表示聯儲局政策不是對數據發佈做出的回應,其實美國數據近期內可能仍基本良好。我們認為,對於不斷增長的庫存、全球金融市場更深層次的不安以及通脹預期的惡化有一兩個暗示將足矣。

    利率:聯儲局的減息週期將較為淺顯

    我們已經下調了我們的美元、新加坡元和港元利率預期以反映到2019年底聯儲局的減息舉措。如果聯儲局減息,這將是歷史上最迅速的回轉之一(聯儲局上次在去年12月採取的是加息舉動),因為全球增長擔憂和中美摩擦前景影響重大。在過去三個季度,美元利率明顯領先於收益率曲線。10年期收益率在去年11月置頂在3.24%,確認進一步的加息可能無法保證。最近,由於市場參與者開始積極反映聯儲局的減息舉措,曲線看漲變陡(2年期/10年期)。一年之內幾乎有四次減息舉措被體現在了聯邦基金利率當中,反映出增長放慢以及美國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增強的預期。

    我們承認全球增長顧慮佔主導,但我們應牢記的是收益率的下跌幅度一直比較明顯。由於美國10年期收益率恰徘徊於2%上方,德國10年期收益率於-0.2%,我們認為現在可能是時候更加警惕久期風險了。我們認為2-2.5%將是美國10年期收益率未來幾個季度的交易區間。若全球經濟前景進一步惡化,收益率可能會跌進1.5-2.0%區間,但我們認為估值將會過於緊張。在2016和2013年,對通脹預期快速的重新反映導致了美國國債的拋售。

    亞洲利率/政府債券中期內應能受益。由於更低更久成為發達市場收益率的主題,投資者將會轉向亞洲尋求高收益率。按照一些指標,亞洲政府債券具有吸引力,提供較高的實際收益率。政策設置也偏寬鬆。印度、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已經開始減息。我們認為其他經濟體跟進減息只是時間問題。近期內,風險偏好是關注重點。聯儲局減息週期通常發生在避險時期。這可能會導致亞洲政府債券在收益率明顯走低之前出現一段時間的跑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