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表現不理想的驅動因素;匯市令人不安的平靜


新加坡政府債券表現不理想顯得沒來由。匯市經過上周的拋售後回復平靜,但不要高興得太早。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12 Feb 2020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利率:新加坡政府債券表現不理想

    流行病通常會導致收益率曲線趨平。除了新加坡政府債券以外,最近幾周亞洲政府債券均跟隨美債的這種走勢。中國、印度、印尼、泰國和菲律賓要麼已經放寬政策,要麼提供了鴿派前瞻指引。這些因素在總體上為固定收益市場提供支撐。即使是在多少存在避險情緒的環境中,印度和印尼政府債券依然表現良好,雖說兩國央行也都起到了助推作用。

    新加坡政府債券SGS(和SGD利率)表現不理想顯得沒有來由,這種現象應該會逐漸消失(參見2月10日的《宏觀見解週報》和《宏觀策略》)。由於新元名義有效匯率已處於區間下端,我們認為事實寬鬆已經發生,新元利率(上升)已經反映了前景較為悲觀。即使4月新加坡金管局降低斜率,對新元利率的影響也可能微乎其微。我們仍認為新元利率的表現優於美元利率。

    匯率:可喜卻令人不安的喘息之機

    本周亞洲貨幣收復了部分失地。市場正從容應對冠狀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將這種病毒由2019-nCoV重新命名為COVID-19。中國首席流行病學家鐘南山博士預測疫情有望在2月下半月達到峰值,然後趨於穩定。在岸和離岸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均低於中間價。本周頭兩天人民幣升值0.7%,與上周貶值0.9%形成鮮明對比。週一至週二亞洲其它新興市場貨幣分別升值0-0.3%。 

    昨天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警告美國國會議員稱,中國和亞洲的供應中斷可能會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經濟產生溢出效應。在鮑威爾作半年度證詞陳述前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先是上漲0.5%,最終收盤持平。英倫銀行行長卡尼則更為坦率,他警告稱COVID-19的經濟影響相比2002-2003年期間的非典更加嚴重。鐘博士曾在1月20日表示COVID-19不會比2002-2003年的非典更嚴重。此後的過去幾周出現了比半年非典期間的病例總數更多的COVID-19病例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