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爭議性的美國大選之投資組合策略


選舉期間的任何回調都將提供機會增加長期增長領域
投資總監辦公室14 Sep 2020
Photo credit: AFP Photo


一場獨一無二的選舉:隨著投票日臨近,美國的民主和威信也隨之而來。隨著美國人在11月邁向投票箱,愈來愈多的市場聲音稱這次選舉將是數十年來最具爭議性的。這些擔憂是正常的。大流行將令11月的選舉郵寄投票數量達到創紀錄的水平。但是,由於有19個州份允許將在選舉日之後抵達的選票計算在內,再加上列出紙製選票所需的時間較長,因此不能在選舉之夜得出結果的風險確實存在。

過去的趨勢和民意調查顯示,與共和黨的支持者相比,民主黨的支持者更願意透過郵寄方式投票。這種投票方式也將意味著共和黨人可能會在投票日領先(由於親身投票的數目增加),隨後有更多郵寄選票寄到,共和黨的領先地位才會受到影響。總統特朗普曾多次聲稱郵寄式投票是“欺詐”和“腐敗”。這種立場顯示,如果現任總統落選,他將很大機會挑戰選舉結果,令國家陷入憲法危機。

可以透過多種方式對選舉結果提出異議,例如:

  • 郵寄選票的爭議:透過郵寄的選票必須利用人手驗證簽名。如果特朗普競選活動建於計算親身投票的數目,他們可能會提早宣稱勝利,隨後可能採取措施盡可能令更多的郵寄選票失效,原因為潛在的選舉欺詐(例如簽名或文件密封方式不一致)。

  • 「選舉人票」的爭議:從理論上講,每個州份的全民投票勝出者將獲得該州份的選舉人票。但如果結果太接近,或者選舉欺詐的呼聲不斷上升,情況可能會改變。在這種情況下,共和黨和民主黨最終都可能會發送競選證書來支持各自的候選人。這些都是必須由國會解決的未知領域。目前,美國最高法院指出,“失信的選舉人士”可能會受到懲罰。但是裁決並不適用於所有州份。

發生選舉爭議時,某些州份允許候選人要求重新計算票數,但大多數州份允許選民對選舉結果進行辯論來應對潛在欺詐的擔憂。

圖1:深入了解—拜登對特朗普的領先優勢已經收縮

資料來源:彭博﹑星展銀行

歷屆具爭議性大選的歷史觀點。從歷史上看,美國選舉結果曾遇到數次在某些形式下的“爭議”,例如:

  1. 1800年—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對伯爾(Aaron Burr)在這次選舉中,兩位候選人都得到相同數量的選舉人票(每人73張)。鑑於沒有明顯的多數議席,必須由眾議院舉行臨時選舉,最後,傑佛遜勝出。

  2. 1824年—傑克遜(Andrew Jackson)對阿當斯(John Quincy Adams)與其他人:在這次選舉中,傑克遜贏得了普選票,但透過處理後才獲得多數選舉人票(99票)。同樣,選舉必須由眾議院決定,最終由阿當斯擔任總統。

  3. 1860年—林肯(Abraham Lincoln)對其他人:1860年的選舉是具爭議性的。林肯得到180個選舉人票贏得選舉後,鑑於林肯的反奴隸制立場,南部各州份拒絕接受結果。林肯升任美國總統是美國內戰的主要催化劑,南部幾個州份宣布分裂後不久,內戰就爆發了。

  4. 1876年—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對蒂爾登(Samuel J Tilden)選舉具爭議性是由於南部多個州份未能宣布獲勝者。國會成立的選舉委員會與各政黨談判,民主黨最終接受海斯成為下一任總統,但條件是聯邦軍隊將退出早前成立的同盟國 (在1877年的妥協下)。

  5. 1960年—甘迺迪(John F Kennedy)對尼克遜(Richard Nixon)1960年甘迺迪和尼克遜之間的大選結果太接近。甘迺迪在「選舉人票」(303票對219票)擊敗尼克遜時,卻僅以0.2%的優勢贏得了普選。即使在德克薩斯州和伊利諾伊州普遍有選民欺詐的指控,但尼克遜還是選擇讓步,避免使國家陷入憲法危機。

  6. 2000年—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對戈爾(Al Gore)在2000年的選舉中,佛羅里達州的選舉結果備受爭議,因為喬治布殊僅以微弱優勢獲勝,並開始了重新點票。然而,後者被美國最高法院終止,在戈爾認輸後,總統職位移交給了喬治布殊。這被認為是歷史上最接近的總統競選,雖然喬治布殊輸了普選,但還是取得了勝利。

1860年相比今天:巨大的差異。顯然,在美國的歷史進程中,只有六分一的競選導致了災難性的結果,而那是在1860年。但是當時的情況是獨特的,因為國家在奴隸制問題上有明顯分歧。南部各州對此表示支持,並相信“奴隸制”,而忠於聯盟的北部各州對此表示反對。

就地理和政治上的兩極分化而言,當今美國社會的分歧程度與1860年的情況不同。特朗普和拜登競選活動都可以對選舉結果提出異議。但這不可能對美國的政治體系構成真正的威脅。最終,我們認為制度足夠強大,可以承受爭議和挑戰。

喬治布殊對戈爾—以2000年選舉作為參考。近代史中與此主題最相關的參考案例,是2000年大選。那年,圍繞佛羅里達州確保重新點票的爭議直到12月13日戈爾決定承認失敗後才解決。從選舉到12月13日,標普500指數調整了5.0%

即是說,我們應避險認為2000年和今天的情況,有太多相似之處—出於兩個原因。首先,在2000年大選時,互聯網股泡沫已經爆破,因此,這種調整實際上可能是大盤下跌趨勢的一部分(圖2)。其次,當時聯儲局提供的貨幣寬鬆水平與今天的不同。

投資影響:投資者應如何定位投資組合。我們已經強調,即使選舉產生爭議,美國政治體系也將保持完整。因此,從投資組合的角度來看,即將舉行的選舉不會對金融市場的長期趨勢產生重大的影響。歸根結底,風險資產(尤其是增長型股票)的主要驅動力取決於兩件事:(a)全球技術帶來的顛覆,和(b)中央銀行的貨幣寬鬆政策。

但是,話雖如此,我們不排除可能引致投資組合下跌的瞬間波動,我們的建議是:

  • 維持投資槓鈴組合策略;增加黃金和債券來對沖下行風險:即使美國總統大選可能引起爭議,但我們仍建議投資者維持投資,純粹因為科技創新和央行寬鬆貨幣政策的有利因素,遠遠超越不利因素。

    維持投資組合和利用有效的對沖來緩衝潛在的下行風險是關鍵策略。圖3顯示,黃金和債券在過去的危機中一直是有效對沖投資組合的風險,而且將預期不變。

  • 選舉波動會帶來投資機會:我們預計任何選舉結果爭議都不會對金融市場產生長期影響,因此,選舉期間股價的任何回落都將為投資者提供一個吸引的機會來增加對長期增長型板塊的持倉,如科技與醫療保健。

  • 利用衍生產品對沖作為衛星策略以補充核心投資組合:最後,如果波動率飆升,投資者還可以考慮使用衍生工具作為衛星策略來對沖投資組合的下行風險。

圖2:標普500指數在2000年大選期間下跌,但這是大市下跌趨勢的一部分

資料來源:彭博﹑星展銀行

圖3:以黃金和債券作為投資組合的對沖

資料來源:彭博﹑星展銀行

本資訊是由星展銀行集團公司(公司註冊號: 196800306E)(以下簡稱“星展銀行”)發佈僅供參考。其所依據的資訊或意見搜集自據信可靠之來源,但未經星展銀行、其關係企業、關聯公司及聯屬公司(統稱“星展集團”獨立核實,在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星展集團針對本資訊的準確性、完整性、時效性或者正確性不作任何聲明或保證(含明示或暗示)。本資訊所含的意見和預期內容可能隨時更改,恕不另行通知。本資訊的發佈和散佈不構成也不意味著星展集團對資訊中出現的任何個人、實體、服務或產品表示任何形式的認可。以往的任何業績、推斷、預測或結果模擬並不必然代表任何投資或證券的未來或可能實現的業績。外匯交易蘊含風險。您應該瞭解外匯匯率的波動可能會給您帶來損失。必要或適當時,您應該徵求自己的獨立的財務、稅務或法律顧問的意見或進行此類獨立調查。

本資訊的發佈不是也不構成任何認購或達成任何交易之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的一部分;在以下情況下,本資訊亦非邀請公眾認購或達成任何交易,也不允許向公眾提出認購或達成任何交易之要約,也不應被如此看待:例如在所在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此類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係未經授權;向目標物件進行此類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係不合法;進行此類要約、推薦、邀請或招攬係違反法律法規;或在此類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星展集團需要滿足任何註冊規定。本資訊、資訊中描述或出現的服務或產品不專門用於或專門針對任何特定司法轄區的公眾。

本資訊是星展銀行的財產,受適用的相關智慧財產權法保護。本資訊不允許以任何方式(包括電子、印刷或者現在已知或以後開發的其他媒介)進行複製、傳輸、出售、散佈、出版、廣播、傳閱、修改、傳播或商業開發。

星展集團及其相關的董事、管理人員和/或員工可能對所提及證券擁有部位或其他利益,也可能進行交易,且可能向其中所提及的任何個人或實體提供或尋求提供經紀、投資銀行和其他銀行或金融服務。

在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星展集團不對因任何依賴和/或使用本資訊(包括任何錯誤、遺漏或錯誤陳述、疏忽或其他問題)或進一步溝通產生的任何種類的任何損失或損害(包括直接、特殊、間接、後果性、附帶或利潤損失)承擔責任,即使星展集團已被告知存在損失可能性也是如此。

若散佈或使用本資訊違反任何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的法律或法規,則本資訊不得為任何人或實體在該司法轄區或國家/地區散佈或使用。本資訊由 (a) 星展銀行集團公司在新加坡;(b) 星展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在中國大陸;(c) 星展銀行(香港)有限責任公司在中國香港[DBS CY1] ;(d) 星展(台灣)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台灣;(e) PT DBS Indonesia 在印尼;以及 (f) DBS Bank Ltd, Mumbai Branch 在印度散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