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匯率陷於聯儲局減息和中國經濟放慢的困境中;以更廣的角度看待聯儲局寬鬆舉措


亞洲匯率陷於聯儲局減息和中國增長放慢的困境中。聯儲局減息應以全球角度看待聯儲局減息。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15 Jul 2019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外匯:陷於聯儲局減息和中國經濟放慢的困境中

    新興亞洲貨幣陷於鴿派聯儲局和中國經濟放慢前景的困境中。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已經為7月30-31日的FOMC會議上減息25個基點做準備。市場會嚴重關切將於7月17日發佈的聯儲局褐皮書報告中有關今年稍後第二次減息的時機。考慮到聯儲局側重於美國經濟面臨的全球壓力,將於7月26日發佈的GDP初值估算很有可能更為重要。市場一致預期第二季經濟增長(環比季調年率)將由第一季的3.1%大幅放緩至1.8%。我們仍認為今年第四季會第二次減息。美元指數(DXY)證實具有韌性,2月以來大部分時間都守在96-98的區間內。

    在5-6月中美貿易緊張關係再次升級之後,中國經濟料會重新減慢。我們預計今天發佈的第二季實際GDP增速(同比)會降至6.2%,此前兩個季度穩定在6.4%。再加上聯儲局減息預期,使得更多貨幣寬鬆措施成為可能以便支持經濟增速達到今年官方的6-6.5%目標範圍的下限。還有顧慮認為,若今年中美無法達成貿易協議,那麼在明年美國大選期間也不大可能達成協議。中國希望美國取消加徵的所有關稅,而美國則不滿意中國的國家指導的經濟模式。目前來看,市場認為美元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能守住5月中旬以來形成的6.85-6.90的區間。 

    利率:以更廣闊的角度看待聯儲局寬鬆舉措 

    除了上個月非農就業人數反彈之外,美國核心CPI也超過2%基於聯儲局的雙目標以及股市上漲的事實,市場一致預期和市場越來越多地反映未來幾個季度聯儲局開啟寬鬆週期似乎較為奇怪。按照這個狹義觀點,聯儲局減息(若實施)將會使得美國收益率曲線(3個月期/10年期)變陡。短期美元將不得不跟隨聯邦基金利率走低,同時長期利率將反映出較高的通脹預期。一部分情況已經發生,因為美元利率隱含遠期曲線更為陡峭

    從全球角度可以更好地理解聯儲局即將採取的寬鬆措施。與其等待美國數據變弱,政策制定者傾向於“保險減息”來預防低迷。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中國(GDP數據將於今天發佈)和歐元區的數據並未顯示出任何好轉的跡象,對美國產生負的溢出效應的風險不可低估。不論怎樣,聯儲局在此之前已經著手“保險減息”。在這樣的情況下,寬鬆週期往往會淺嘗輒止(2-3次減息)。

    另外,目前全球增長低迷的形勢對長期美元利率帶來了打壓影響。由於10年期德國國債收益率(和歐洲同類債券)下探至新低,美國收益率(具有高度相關性)也被拖累下降。全球增長動態和聯儲局行動之間的相應影響將決定著美元曲線的陡峭程度。聯儲局激進的回應預示著更陡峭的曲線,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