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策略:利率拋售,外匯焦慮


華爾街依舊在艱難應對美債收益率攀升 利率:華爾街依舊在艱難應對美債收益率攀升。 每日外匯: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將把就業復甦的優先級放在通脹暫時出現上揚之前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23 Feb 2021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利率:樂觀情緒與利率拋售

    全球政府國債收益率曲線繼續趨陡,引發了疫情危機終將結束的樂觀情緒。我們相信,最近的市場走勢證實了我們的觀點,即成熟地區的大部分國家將於下半年實現群體免疫,從而讓成熟經濟體恢復正常。儘管利率最初因受到通脹預期上升而推高,但最近期限溢價也出現大幅下滑(我們認為其中大部分屬新冠疫情溢價)。樂觀情緒正在損害利率空間,10年期美債收益率正迅速逼近我們1.5%的目標。同時我們還要強調,疫情爆發前的美債收益率為1.5%-2.0%。

    chart

    亞洲各國政府也感受到了壓力。除了要面對美元利率迅速上升,還要應對更堅挺的美元。在當前這一輪動盪的走勢中,亞洲各地的表現各有不同。以收益率變化作為表現衡量標準,中國國債的表現脫穎而出。考慮到中國國債曲線在很大程度上已恢復常態,其突出的表現並不令人意外,但爭論其實在於中國央行何時將可能考慮收緊利率。香港、新加坡和印尼的債券均表現不佳。我們重新審視了亞洲利率估值指標(ARVI),從而瞭解亞洲利率的表現情況。需要注意的一點是,鑒於一套宏觀變量,ARVI所體現的是基於可比美國國債之上的相對價值。中國國債仍最具吸引力。同時,印尼國債遭低估。一旦美元利率動盪平息,投資者將希望重新審視套利交易。

    chart

    每日外匯:鮑威爾的發言,英鎊超買,菲律賓披索疲弱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今晚在參議院銀行委員會(Senate Banking Committee)時作出了一番有關半年度貨幣政策的發言,其中充滿了焦慮。華爾街仍在艱難應對美債收益率曲線趨陡,趨陡的曲線反映出美國的經濟增長和通脹出現反彈。在新冠疫情的復甦期間,鮑威爾已經並且將繼續把勞動力市場的優先級置於通脹之前,以履行聯儲局的雙重使命。根據去年9月推出的平均通脹目標制框架,聯儲局將允許通脹率在通脹率低於2%的時期突破2%。不到兩周前,鮑威爾在紐約經濟俱樂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表示,美國經濟距離恢復成為強勁的勞動力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鮑威爾的前任、美國財政部長珍耶倫於昨日表示,美國總統拜登的刺激計劃是否成功,將取決於失業率恢復至大流行病爆發前水平的速度。

    週一,英鎊兌美元匯率連續第三個交易日上漲,升至1英鎊兌1.4068美元,這是英鎊兌美元匯率第二次收於1.4水平的上方。在當前水平,英鎊似乎處於超買狀態。除了RSI讀數在74左右之外,英鎊目前正處於自去年11月美國大選後出現的價格上升渠道的頂部附近。英國疫苗的迅速推出和英國央行暫時取消了負利率,共同推動了英鎊的反彈。儘管英國的研究表明,疫苗大幅減少了住院人數和傳播率,但英國首相約翰遜已決定放慢取消封鎖的速度,封鎖將在3月8日至6月21日期間分四個階段實施。同時,財政大臣Rishi Sunak將於3月3日提交他的預算方案。據報道,Sunak希望每年提高1%的企業稅率,直至2024年大選時從目前的19%提升至23%。隨著英國經濟在2021年上半年緩慢擺脫疫情,如果多頭決定收割部分利潤,那麼英鎊兌美元匯率可能會再次回調至1.40以下的水平。 

    菲律賓披索已成為2月份表現最疲弱的貨幣。菲律賓經濟在經歷了去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9.5%收縮後,將無法實現2021年7.85%-8.5%的官方增長目標。作為新冠疫情感染第二嚴重的東南亞國家,菲律賓尚未開始大規模接種疫苗。菲律賓國家經濟發展署(NEDA)預計,在錄得兩個正增長季度後,菲律賓GDP增長率將在2021年第一季度再次轉為環比負增長。由於1月份通貨膨脹率高於官方2%-4%的目標區間,而且可能進一步走高,央行將不會放鬆利率。此前去年12月批准的創紀錄4.5萬億菲律賓披索預算,將今年的預算赤字上限從去年的7.6%提高至8.9%,因此目前不太可能增加財政支出。市場普遍預計,去年菲律賓的經常賬戶盈餘將在2021年再度陷入赤字。佔GDP 9.0%的海外外籍勞工匯款,於2020年下降了9.5%。

    週四外匯市場漲跌互現。歐洲貨幣和大宗商品貨幣領漲,而人民幣和大多數東南亞貨幣貶值。英鎊是本月唯一升值至新年新高的主要貨幣;昨天的高點1.3986最接近其心理價位1.40。澳元維持在一月份的高點0.78附近。印度盧比和越南盾是僅有的二月份創出新高的亞洲貨幣。日圓和菲律賓披索逆勢而行,跌破100天移動平均線,跌至今年的最低水平。

    許多貨幣仍在窄幅波動。歐元兌美元匯率處於50天和100天移動平均線之間,介於1.2000-1.2150區間,美元兌瑞士法郎和美元兌韓元匯率分別介於0.8890-0.8990和1101-1112區間。其他貨幣則在關鍵水平附近徘徊,例如新西蘭元兌美元匯率在0.72左右,美元兌林吉特在4.05左右,美元兌泰銖在30左右,美元兌印尼盾在14000左右。作為市場整體盤整的反映,價格接受者美元兌新加坡元匯率最終在1.33附近震盪。

    農曆新年長假結束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6.4582跌至6.4878。但是,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仍然在6.42和6.50區間徘徊。北京反對拜登總統在今天的首次G7會議上將“中國挑戰”與疫情放在一起作為首要任務。拜登承諾將與西方民主國家結成戰略聯盟,針對中國的貿易和經濟做法向中國施壓。本周早些時候,加拿大和57個國家簽署了聯合聲明,反對在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中任意拘押,而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中國正在考慮限制對美國國防工業的稀土出口。市場將密切關注G7峰會,以重新評估拜登政府將更有利於改善中美關係的早期立場。

     

    chart

    chart

    ch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