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國經濟展望:“雙循環”格局、中美關係、RCEP和“一帶一路”


在拜登任內,中國與美國的關係應會更加可預測。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23 Nov 2020
  • 貿易緊張局勢可能會緩和,但會逐步緩和,同時5G和科技領域的競爭將會繼續存在
  • 雙迴圈戰略將會側重高科技領域的自給水準
  • RCEP將能改善市場准入,但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重大的戰略勝利
  • 對我們預測的影響:明年GDP增速將會達到7.0%
  • 對我們投資者的影響:2021年1年期LPR將會保持在3.85%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2021年的中美關係

當選總統拜登必須儘快為他的總統任期打下堅實的基礎。他面臨的主要問題主要是國內問題:(1)解決疫情危機以及(2)支撐國內經濟。就外交政策而言,拜登政府不大可能鼓動可能帶來不確定性的新舉措。從特朗普政府留下的攤子上,在中國問題上保持現狀很可能是短期現象。這並不意味著美國的外交政策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然而,這種過分的邊緣政策基調很可能會消失,以換取更適合中國人熟悉的建制派語言。

美國的民主黨人對中國普遍不會友好。奧巴馬政府將軍事能力調整到亞太地區。奧巴馬總統還讓日本加入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貿易協定,排除了中國的成員資格,並設立了美國常駐東盟代表團,定期舉行會議,以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以對抗中國日益增強的雄心。因此,相比特朗普政府而言(特朗普連續兩年缺席了東盟峰會),拜登很可能會協調華盛頓在貿易和安全問題上與東盟進行更多密切接觸。

在整個總統競選活動中,當選總統拜登對中國的看法大多集中在與人權和民主道德有關的問題上。就經濟問題而言,他們只是對美中關係日益激烈的競爭性作出反應。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將中國威脅問題視為國家安全問題。拜登政府可能會加強美國與大西洋盟國的關係,以增強與中國競爭的總體能力。

由於拜登可能不會像特朗普那樣嚴格審查美國對華科技出口,中國科技產業面臨的緊張局面可能會有所緩解。放寬中國對美出口商品的進口關稅是一種可能,因為許多研究認為,這對美國消費者的傷害大於對中國消費者的傷害。擴大非關稅措施以維護智慧財產權的完整性可能會持續下去。

拜登政府可能會重新與中國接觸,在一些領域進行合作,但在5G和高科技領域保持競爭。畢竟,中國經濟實力巨大,增長潛力巨大。別無選擇。作為第一個從疫情中復蘇的經濟體,中國2020年實際GDP可能會實現2%的增長,然後根據我們的預測,在2021年加速到7%。經濟規模的絕對值甚至高於危機前的水準。中國今年的經濟復蘇速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所有發達國家。人民幣走強,加上中國央行相對其他主要央行採取的相對緊縮的貨幣政策,證明了中國的實際經濟實力。鑒於目前的強勁勢頭,中國很可能也將在2021年領先。

中國也剛剛成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最大成員國,該協定覆蓋了全球約30%的GDP和人口。11月15日,15個成員國(不包括美國)簽署了這項龐大的多邊貿易協定,以減少貿易壁壘,促進更深入的經濟一體化。到2030年,RCEP可能每年為全球經濟增加近2000億美元。這標誌著中國首次簽署如此規模的多邊自由貿易協定。

從中國的角度看,與美國4年緊張不穩定的關係進一步推動了“自給自足”的概念。這並不像十年前提高內需比重、減少對出口依賴的普遍情況。事實上,中國已經成功地將出口/GDP比率從2008年的35.2%降至2019年的17.4%。2019年,服務業占GDP 53.0%,超過製造業。“自給自足”的新概念是通過加強國內生產高科技產品的能力,減少對進口高科技產品的依賴,特別是從美國進口。中國將投資于本國經濟,而不是海外,以確保自力更生的可能性。   

北京的經濟實力允許中國繼續走自己的道路,儘管美國在特朗普政府每一年都一再批評香港、臺灣、新疆、南海以及中印邊界爭端等敏感性問題。拜登政府不太可能改變中國的行為。

中美關係的演算是一個非常難預測的課題,因為兩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兩個國家都不能按照舊規則行事,因為在持續不斷的疫情攻擊之後,全球環境已經完全改變。對於美國,中國的崛起是不爭的、不可阻擋的。對中國而言,相對於頂峰,美國可能已經有所削弱,但明智的做法是不要低估這個國家固有的活力。關鍵是溝通而不是對抗。在這方面,拜登政府應該比特朗普政府更有預測性。

習近平主席曾對奧巴馬總統說過,“寬廣的太平洋足以容納兩個超級大國”。未來4年左右時間應能看出拜登政府領導下的美國是否願意接受這一新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