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戰略:美元利率上升;中國信貸風險;外匯勢頭


美國國債大選押注、中國信貸和外匯波動 利率:美國收益率曲線變陡,民主黨有望大獲全勝 信貸:中國信貸風險溢價升高得到衡量 每日外匯:深入瞭解美元指數和歐元之間的鬥爭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23 Oct 2020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利率:美元利率發出樂觀訊號

    隔夜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觸及0.86%,這是自六月份以來未曾見過的水平,市場已經反映了民主黨大獲全勝的前景。雖然這並不能保證在大選前通過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法案,但在民主黨大獲全勝的情況下出台(儘管被推遲)的幾率很高。簡而言之,市場正在提前反映選舉和財政刺激預期。

    美國國債曲線熊市變陡也反映了對經濟的樂觀情緒。值得注意的是,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從前一周的88.9萬人降至78.7萬人。更重要的是,繼續申請救濟人數降至83.73萬人,低於96.25萬人的市場普遍預期,顯示勞動力市場的復甦仍未根本改觀。技術面,我們注意到10年期收益率已經幹淨利落地觸及0.80%的阻力位,向上朝1%挺進。我們重申2020年末達到0.95%的目標位(市場普遍預期:0.75%),這是我們自七月初以來一直持有的看法。如果市場進一步向我們估計的中性(1.3%)下跌,可能需要疫苗獲得批准,以及全球經濟全面復甦的道路更加清晰。

    信貸:中國美元信貸面臨的制裁風險

    中美緊張關係以各種方式表現出來,值得關注的一個相關風險是針對中國軍工企業的限制或制裁。八月份,美國國防部(DoD)公佈了在美經營的中國軍工企業名單。儘管這不是一份正式的制裁名單,但美國政府可能要求將這些公司排除在美國的供應鏈之外,利用總統的權限實施出口限制甚至制裁。有趣的是,其中一些公司及其子公司持有大量未償還的美元債券,投資者可能質疑,信貸市場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對這些政治風險進行定價?

    我們通過一項事件研究來解決這個問題,該研究使用自定義的、包括國防部列出的公司的美元信貸指數,採用我們的DACS方法進行構建(參見利用DACS繪製信貸狀況,2020年10月2日),可以輕鬆應用於任意一組債券。過去,國防部列出的公司的總體價差與我們的中國DACS指數表現出極其緊密的相關性,顯示共同因素的影響過大。但是,在八月末國防部發佈公告之後,國防部列出的公司的總體價差在九月份有所擴大,相比之下,中國DACS指數利差進一步壓縮。根據源自DACS的預期利差,我們估算國防部列出的公司的累計異常利差變動為高度顯著的30個基點。由於DACS指數的傳遞性,我們可以將異常利差描述為投資者持有的相關中國美元債券的出現1.3%的市值損失(或者大約7.5億美元)。我們的分析顯示,即使信貸市場對相關債券的風險溢價要求更高,但反應審慎,對信貸流動幾乎沒有影響。事實上,其中一家國防部列出的公司甚至在九月份成功發行了債券。市場似乎相信,在面臨美國政治壓力升級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將為這些企業提供融資支持。

    每日外匯:勢頭與基本面

    本周,投資者更多關注的是美國經濟刺激的“時斷時續”希望,而不是美國大選對市場的影響。距離美國大選還有不到兩周時間,投資者沒有忘記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大選前最後幾周的民調落後情況。雖然很少人預計特朗普總統會再次當選,但投資者仍然擔心出現有爭議的結果和市場拋售。在今天上午特朗普總統和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進行最後一場總統辯論之後,民調將會受到密切關注。更重要的是,在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十月中旬開始穩步上升之後,美元與美國股市的反向關係有所減弱。

    美元指數及其最大成份貨幣歐元的前景仍然喜憂參半。關注圖表走勢的投機者再次看漲歐元。不過,僅僅一周前,他們還在看跌。市場情緒似乎圍繞1.18附近的50天移動平均線上下波動。另一方面,歐元相對于美元的強勢在過去幾個月有所減弱,歐元相對于美元的負收益率差異最明顯地反映了這一點。預計今天公佈的PMI將在大西洋兩岸再次出現分化。市場普遍預期美國十月份綜合PMI連續第三個月保持在54.0以上,而歐元區滑至50.0(收縮區域)以下。面對第二輪新型冠狀感染,美國的服務業似乎更具彈性,而歐盟的服務業更脆弱。

    貨幣政策方面的分化也很明顯。在採用了新的平均通脹目標框架之後,美聯儲一直按兵不動。美聯儲採取的立場是,大規模財政刺激是避免美國經濟復甦放緩和走弱的關鍵。相反,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將於10月29日召開會議,預計將為十二月份出台更多貨幣刺激措施鋪平道路。歐洲央行對歐元區經濟復甦不太樂觀,儘管預期GDP增長(10月30日數據)將從第二季的下跌11.8%反彈至第三季的季調環比增長9.4%。歐盟經濟復甦還伴隨著失業問題,其前景不僅受到新型冠狀病毒再度爆發以及新一輪限制和封鎖措施的影響,還受到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