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戰略:亞洲債券和美國選舉;美元和經濟刺激談判


第二場美國總統辯論前喜憂參半 亞洲利率:“吸收衝擊”的基本面出現廣泛改善 每日外匯:令人寬慰的是,美國經濟刺激和英國脫歐協議的談判繼續進行。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22 Oct 2020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亞洲利率:亞洲債券和美國選舉

    我們樂觀地認為,亞洲政府債券總體上將處於有利地位,能夠承受選舉進展帶來的任何風暴。我們認為,新冠肺炎疫情通過四種間接的方式,使亞洲債券的“吸收收擊”的基本面得到廣泛改善。首先,2020年的主要區域趨勢之一是外部資金和國際收支平衡(BOP)-由於疫情拖累導致的國內需求仍然疲弱,進口相對於出口壓縮-創造了更強勁的貿易平衡,這反過來有助於支持經常賬戶(CA)。亞洲的兩個典型的經常賬戶赤字經濟體,即菲律賓和印度,今年有望轉為盈餘(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2020年10月)。另一個國家是印尼,預計赤字將從佔GDP的2.7%減少到1.3%。通常是經常賬戶盈餘的經濟體,例如新加坡和泰國,預計出現輕微下降,但仍會輕鬆地保持盈餘。第二個關鍵趨勢是外匯儲備的全面增長-整個地區名義平均增長260億美元,按百分比計算上升8.2%。雖然部分增長歸因於美元走軟帶來的估值收益,但亞洲各國央行可能利用聯儲局放鬆全球美元流動性(以應對疫情)的機會來建立外匯儲備。


    注意:新加坡的經常賬戶在2019年佔GDP的17%,預計2020年佔GDP的15%。

    為了應對疫情,我們還看到亞洲各國央行迅速擴大資產負債表,注入流動性和緩解金融狀況。但是,至今為止,貸款/信貸增長一直低迷。其結果是,銀行體系的流動性變得相當充沛,這一點可以從貨幣市場利率相對於政策利率/利率通道的下降中看出(中國是唯一的例外)。所有這些充足的流動性支撐了銀行對債券的需求,並成為收益率(尤其是短期債券)的強有力穩定器。

    疫情為亞洲各國央行((以及規模更大的新興市場)購買債券的能力提供了合理性。無論是以穩定市場的名義,還是像菲律賓、印度和印尼那樣,為了支持政府融資,市場可能容忍亞洲各國央行購買更多債券,以平抑選舉引發的波動。因此,我們認為,亞洲債券在11月3日之後可能出現的波動,更有可能是有序的,而不是破壞性的。

    每日外匯:美元和經濟刺激;英鎊和英國脫歐

    美國股市投資者似乎開始懷疑在11月3日美國大選之前美國通過經濟刺激法案的可能性。隔夜美元指數(DXY)自9月18日以來首次收盤跌破93。美國10年期債券收益率升至0.82%,創四個月新高。但是,道瓊斯指數連續第二天高開,但在餘下的交易時間裡一直下跌。與週二不同,道瓊斯指數昨日收盤沒有上漲,而是收盤下跌0.4%。市場情緒可能轉為對第二場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新加坡時間明天上午)持防禦態度。經過四天的拋售之後,美元指數可能在92.5附近獲得支撐。

    白宮和眾議院民主黨人已經接近達成大約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協議,但對參議院通過該法案所需的60票仍存有疑慮。共和黨在參議院擁有53比47的多數席位。儘管市場已轉向民主黨勝選的結果,但由於爭奪參議院控制權的競爭激烈,有資產管理公司對大舉押注方向變得謹慎。在今年競爭的35個席位中,有12個席位勢均力敵。

    週三,英鎊兌美元匯率升至1.3150,為九月初以來的最高水平。歐盟和英國已經同意恢復談判,目標是在十一月中旬前達成一項脫歐協議。但是,不能保證在這個“最後”階段能夠避免反復的談判。雙方都需要做出讓步,尤其是在三個有爭議的問題上-捕魚權、爭端解決和公平競爭環境。歐盟一直堅稱,英國進入單一市場的程度,仍然需要在英國主權問題上做出一些妥協。雙方都明白達成協議的必要性,但並非不惜任何代價。任何一方都可能退出談判。目前,英鎊兌美元匯率可能已升至1.301.32之間的更高區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