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策暫停和增加融通之間


以每個國家各自的事件和數據為導向 印度/印尼:印度央行暫停行動;印尼GDP第二季按年收縮3.2% 每日外匯:歐元和英鎊在美元暫停後穩定現狀;勢頭對印度盧比和印尼盾不利,但對泰銖和菲律賓披索有利 利率:美國10年期債券收益率再降4個基點,達0.51%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05 Aug 2020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印度/印尼利率:寄希望於進一步減息,靜待時機

    印度央行政策委員會的利率決定是本周主要焦點,預期分為暫停和減息兩類。連續兩次做出計劃外決定後,該委員會將於週四召開會議,權衡當前經濟放緩與首要任務孰輕孰重。後者指通脹率,2020年第二季維持在目標區間的上限之上。我們預期決定將為暫停,但不排除逆回購利率下調的情況。

    如果經濟活動持續疲弱,蔬菜價格的季節性上漲勢頭在年底前減弱,2020年底前下調50個基點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我們還注意到,經過長時間正回報後,實際利率已下滑至負值,這對儲戶而言是不祥之兆,近期出於預防性動機積累資金的儲戶除外。在貸款延期償付於8月底結束之前,金融行業的報告同樣很重要。政府強調,延期償付期限延長和一次性重組只是可選項,都存在副作用–從預期的不良貸款增加到道德風險。提高準備金要求而非重組(避免過去的問題)也是一種選擇。

    印度盧比主權債券收益率停滯不前。週五發佈的新10年期收益率為5.77%,之前為5.84%。債券供應過剩支撐著收益率,但在風險偏好惡化的情況下,官方很有可能出手支持,這一強烈預期將抵消該效應。期限溢價(2年期/10年期,當前)情況嚴重,為165個基點,2020年3月為85個基點。

    印尼第二季GDP於今天公佈,將指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相關的嚴格社交距離措施實施期間,經濟活動遭受的損失。我們預計,在第一季GDP意外上漲後,第二季GDP將按年下降3.8%,需求驅動因素和對外部門普遍放緩。第二季的經濟增長損失可能最為嚴重,但考慮到各個經濟體重新開放的步伐不一,以及感染病例不斷增加,我們不排除第三季出現負增長的可能性。6月流動性指標有所改善,但此後一直波動,同時摩托車銷量小幅下降,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有所改善。6月銀行貸款增長仍然疲弱,低於2%,這顯示即便借貸成本降低,需求衝動仍然疲弱。我們預計本季度還將下調25個基點。鴿派央行和渴求收益的投資者(境外機構投資者(FII)在7月是淨購買者)的預期是,過去兩周10年期收益率的上限為7%(2020年3月以來最低),蓋過了對債務貨幣化的擔憂。

    每日外匯:成熟市場穩定現狀,亞洲喜憂參半

    美元指數需要突破93.8或200小時移動平均線才能大致收回上個月的跌幅。美元指數受到隔夜市場美國股市小幅上漲(0.3%到0.6%)的影響。但據預計,今晚美國ISM非製造業指數不會出現週一製造業指數那樣的驚人暴漲。根據彭博共識,7月,該指數的增速將從上月的57.1放緩至55.0。對週五的非農就業人數來說,ISM非製造業就業分類指數的回落不算是個好消息。如果今晚ADP就業增長從6月的240萬減半為7月的120萬個工作崗位(共識),形勢將進一步惡化。與此同時,對於打算在本週五開始參議院夏季休會前商定的下一個疫情救助方案,美國立法者仍有很大分歧。中美定於8月15日舉行會談,審查中國對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遵守情況,在此之前,貿易緊張局勢可能再現。

    自上月的強勁上漲後,歐元和英鎊分別穩定在1.17-1.19和1.30-1.32區間。歐洲已經開始經歷侵襲美國和美元的冠狀病毒復甦。除了加泰羅尼亞,西班牙還封鎖了兩個城鎮:伊斯卡和佩德拉賈斯。近幾日,法國報告新增病例超過1000宗。在德國,醫生工會認為,在成千上萬的民眾參加反對佩戴口罩及其他限制的抗議活動後,德國可能已經進入了第二波傳染浪潮。英國正在為冬季疫情復甦做準備,並已推遲先前放鬆限制的計劃。英國央行可能在8月6日的會議上發佈公告,指出V型復甦將會推遲。由於保守黨內部出現動盪跡象,英國與歐盟的脫歐談判進展不順利。

    亞洲新興市場的情緒喜憂參半。勢頭對印度盧比和印尼盾不利,但對泰銖和菲律賓披索有利。由於冠狀病毒和油價上漲,美元兌印度盧比可能恢復到5-6月時的75-76區間。美元兌印尼盾最近處於14,400-14,900區間的下端,這可能是新的交易區間。印尼的顯著變化是7月人們對今年經濟衰退的共識開始打折扣。目前,市場普遍預期印尼第二季GDP將按年下降4.7%,為199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儘管勢頭良好,泰銖和菲律賓披索仍然分別在31和49附近面臨強勁阻力。市場普遍預期,在今天的會議上,泰國央行仍將按兵不動。雖然泰國央行相信經濟可能已經觸底,但可能會就泰銖最近的升值提出異議。菲律賓正在準備應對明天發佈的數據,即相比於第一季下降0.2%,第二季GDP大幅按年收縮,降幅達9.4%。

    利率: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下滑

    我們注意到,美國國債看起來昂貴,但無法確定能夠推動長期利率大幅上升的近期動因。在隔夜市場,儘管市場信心普遍良好(美國股指綠色收盤),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仍然下滑4個基點,降至0.51%,這是3月以來的最低收市位。即使名義收益率如此走低,對美國國債的需求似乎仍然可觀。除了美國經濟增長前景黯淡,以及聯儲局將在較長時期內將利率維持在相對於增長/通脹較低的水平,我們認為美元堅挺狀況(由於聯儲局的量化寬鬆政策)和外國需求也解釋了美國國債收益率被拉低的原因。

    隨著美國財政部於9月底將現金餘額降至8,000億美元(當前約為1.8萬億美元),美元堅挺狀況將進一步加劇。由於需要調配流動性,這相當於又一輪量化寬鬆,預計將對資產構成廣泛支持。市場參與者可能成為這一進展的領跑者。還有一點需要注意,成熟市場領域的收益率稀缺,G10經濟體的平均10年期收益率徘徊在0.17%左右。相應地,這促使投資者買入歐盟收益率較高的債券,美國國債也因此受益。值得注意的是,在最近的拍賣中,外國對較長期美國國債的需求明顯上升(以接受的間接投標衡量)。這些動態可能會在短期內發揮作用,我們發現關於2020年美國國債收益率的預測存在下行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