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債發行和孳息率;鴿派


美國長期債券孳息率過於自滿,澳元略微偏高 每日外匯:澳元可能走低至0.70 利率:通脹保值國債仍然具有高於美國10年期國債的相對價值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04 Aug 2020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每日外匯:澳洲央行可能為澳元設定鴿派基調

    澳元兌美元匯率連續第二個交易日走低,從上週五的最高位0.7227下跌至週一的0.7124。自7月21日以來,澳元一直在0.7060至0.7230之間波動。根據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數據,澳元的投機性持倉一直為中性,略微偏向負面。自三月份以來,澳元的大部分回升主要是由於賣空的平倉。由於前景不明朗,投機者一直不願增加新的長倉。

    澳洲央行在今日會議上設定的謹慎和鴿派基調,可能將澳元匯率推低至0.70現金利率目標和3年期債券孳息率目標將維持在0.25%不變。但是,由於新型冠狀病毒再次爆發澳洲央行需要重新評估其經濟前景。維多利亞州已於周日宣佈疫情進入災難狀態,並在墨爾本實施宵禁。鄰近的新南威爾士州和南澳洲州也加強了限制。維多利亞州是澳洲第二大經濟體(大約佔GDP的24%)和第二大人口州(大約佔人口的25%)。在宣佈之前,財政部預計維多利亞州第三季的GDP增長率將下降0.75%。

    相比匯率,股票市場更能反映澳洲的經濟狀況。年初至今,所有普通指數仍然下跌了10%,尚未恢復到疫情前的高位。儘管七月份的《經濟和財政動態》預計將出現寬泛的預算赤字(從2019-2020年佔GDP的4.3%上升至2020-2021年佔GDP的9.7%),但自七月份以來,股票指數一直維持在6,000-6,280左右。相反,澳元不但收復了疫情導致的失地,而且年初至今上漲了1.4%。澳洲央行認為澳元的強勢令人擔憂,這點並不奇怪。與新西蘭央行不同,澳洲央行已經排除了干預或負利率的可能性。剩下的選擇是,澳洲央行發出訊號,如果經濟狀況惡化,準備擴大債券購買規模

    澳洲央行距離將通脹率恢復到2%-3%的目標區間還有很長一段路程。自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第二季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首次變為負值(同比下降0.3%)。季度環比下降1.9%創下歷史最大降幅紀錄。新型冠狀病毒導致失業率從二月份的5.1%上升至六月份的7.4%,創下二十二年來的新高。財政部預計,失業率將在十二月份當季達到9.25%的峰值,但明年仍將保持高位。求職者補貼已經延長至2021年3月,但從9月28日起,每兩周發放一次的補貼將從目前的1,500澳元降至1,200澳元,最終從明年的1月4日降至1,000澳元。通貨緊張壓力和失業將抑制國內需求,正如澳洲和中國關係惡化將抑制對外部需求的樂觀情緒一樣。

    利率:儘管美國國債供應龐大,但沒有引發拋售

    我們認為美國國債正在顯示出自滿的跡象,但我們承認短期內似乎沒有任何可能推動長期國債孳息率大幅上升的觸發因素。雖然未來幾個季度的經濟形勢顯然面臨挑戰,但我們認為目前的美元利率水平對投資者幾乎沒有價值(或保護作用)。實際孳息率偏低。10年期實際孳息率(採用同比核心CPI計算)在-0.65%左右徘徊。更令人擔憂的是,10年期實際孳息率(採用10年期盈虧平衡點計算)低於-1%,創歷史新低。

    美國長期國債孳息率處於低位,也可以歸因於過去幾個月債券發行的錯配。隨著票據發行量增加(與2008年末的情況遙相響應),美國債務的加權平均期限從三月份的大約70個月降至64個月。財政部預計第三季將借款9,470億美元,第四季將再度借款1.2萬億美元。這些數字顯著高於五月份的最新數據,而且還包括額外1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以及九月末增加的大約8億美元現金餘額。雖然細節要到8月5日才能得知,但市場參與者普遍預計,在過去幾個月通過票據大量融資之後,市場將會向較長期限債券大幅傾斜。到目前為止,對期限的需求已經證明具有彈性,我們認為期限的延長不應是一個意外。可能需要更明確的訊號顯示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可以得到遏控制(可能是疫苗獲得批准),從而推高長期美元利率。

    市場一直在減持美國國債賣空。事實上,市場(非商業淨持倉)對5年期和10年期是淨持倉,這事態只是在最近才出現但是,超長期淨空頭仍處於令人不安的高位。似乎仍有相當數量的走峭籌碼(5年期/30年期和10年期/30年期)可能需要洗出。因此,我們對短期內的美國國債持中性態度,儘管我們維持中期可能出現熊市走峭的看法。我們重申,通脹保值國債仍然具有高於美國10年期國債的相對價值,盈虧平衡點目前接近1.60%,這是我們認為正常水平的低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