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牛氣沖天;印尼債務估值


人民幣和澳元分別在7.00和0.70左右小幅攀升。人民幣和澳元分別在7.00和0.70左右小幅攀升 每日外匯:人民幣和澳元分別在7.00和0.70左右小幅攀升 利率:人民幣和澳元分別在7.00和0.70左右小幅攀升
集團研究部, 洞悉亞洲辦公室07 Jul 2020
    圖片來源: 法新社照片


    七月份,全球風險偏好獲得一個不太可能來源的支持-中國股市。自六月底以來,滬深300指數上漲了12.2%;中國國營媒體《中國證券報》頭版報道了牛市消息,助推周一大盤暴漲5.7%。不但中國內地股市大漲,而且香港股市同樣如此,在此之前,香港於6月30日通過了《國家安全法》。事實上,在全國人大5月22日投票通過該法案後不久,恒生指數開始反彈,據稱是因為來自中國內地投資者的強勁買盤。5月27日,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在7.17附近觸頂,6月跌至7.05,這可能並非巧合。即使中間價有所上升,但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昨日繼續跌至7.01。與此同時,香港金融管理局通過注資17億港元進行干預,支持港元穩定在7.75-7.85兌換區間的更強勢界限內。我們堅持美元兌港元聯繫匯率制保持不變的看法沒有改變。我們還認為,中國傾向於穩定匯率,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可能在7.00左右的±2%範圍內波動。人民幣升值過快,短期內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可能不會偏離7.00太遠。

    全球風險偏好提振了澳元兌美元匯率,但其上行幅度限制在0.6980左右,即6月16日和23日的高位。最近投資者擔心,在今天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澳洲央行可能認為澳元走強對經濟復甦沒有幫助。澳元比新西蘭元和加拿大元更加接近挽回今年的失地。相反,澳洲股市迄今沒有像中國股市那樣上漲14%,今年以來仍然下跌了將近10%。即使市場情緒和數據有所改善,但澳洲央行不太可能忽視新型新冠肺炎再度爆發、與中國緊張關係加劇以及九月份日益臨近的“財政懸崖”帶來的復甦風險。關閉維多利亞州和新南威爾士州之間的邊界(這兩個州的產出佔全國的40%)可能損害經濟增長和就業。因此,澳洲央行將重申其承諾,未來幾年將保持現金利率目標,3年期國債收益率穩定在0.25%。然而,多頭試圖推高澳元兌美元匯率,但面臨 0.7050 或離均值三個標準差的阻力。

    利率:消化印尼的債務管理障礙

    印尼政府債券仍然是我們偏好的中期品種之一。在我們的亞洲利率估值指標(ARVI)中,它被評為價值低估,在從COVID-19衝擊中復甦方面,也是落後品種之一。我們認為,當外國投資者願意再次考慮在新興市場進行套利交易時,收益率還有走低的空間。但是,我們注意到,過去三個月的上漲短期看來有點兒過長,印尼盾資產必須清除兩個障礙。首先,印尼的COVID-19曲線仍未顯示出走平的跡象。雖然自五月份以來封鎖已經放寬,移動指標顯示經濟活動正在回升,但存在揮之不去的擔憂,即全面正常化可能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恢復,尤其是受到重創的旅遊業。

    其次,投資者可能擔心政府的債務負擔分擔計劃。印尼央行(BI)同意按照7天回購利率購買價值397.56萬億印尼盾(270億美元)的債券(這些債券可以交易)。另外發行123.46萬億印尼盾的政府債券,印尼央行承擔部分利息成本。在實踐中,這意味著印尼央行以折扣價購買全年所需資金總額的大約35%(大約1150億美元),並從一級發行中拿走了私營部門需要消化的大量供應。雖然一些投資者可能擔心印尼央行和政府的獨立性,但許多經濟體(尤其是發達市場)已經在實施協調一致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以抵消危機的嚴重影響。在實踐中,印尼央行的債務分擔負擔可能不會對印尼盾資產產生太多負面影響。我們認為,假以時日,投資者將會忽略這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