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分析

「特朗普亢奮」第一期來到尾聲



王良享
星展銀行(香港) 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
2017年1月17日

上周四凌晨(香港時間)特朗普舉行了就職後的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令大部分對本周五總統就職禮及百日維新有憧憬者大失所望。記者會既無將來利民政策的任何具體預告,亦無對美國「敵人」的進一步打擊計劃, 只集中在他的個人利益與稅務問題及口號式的承諾。當然, 市場反應是美股立刻回吐, 美國國債孳息下跌, 美元滙價下跌。其中美滙指數下跌幅度尤其顯著, 一日內下跌2.2%,原因是市場對特朗普是「建設王」的角色已於過去兩個月有充足反應, 但卻未將他是「破壞王」的角色充分深入探討。

我們知道,他要建設落後的交通網絡、通過企業利得稅及企業海外盈餘回調稅項減免,刺激企業資本投資,最近他亦談到軍事設施改良,這些政策相信都會得共和黨建制派的支持,而得以迅速落實。但是推翻奧巴馬醫保的善後工作,及只惠及富人的個人入息稅改革,能否順利在國會通過實屬未知之數,市場大概亦已忘記美國仍有「強制減資」及「債務上限」的存在,都需要新總統去克服。因此,下周就職演說與百日維新計劃公布後,市場難免在建設與破壞之間再計算平衡點。

未見破壞貿易關係跡象

根據競選宣言,特朗普亦是不折不扣的「破壞王」,他曾聲稱要取消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對中國及墨西哥的入口分別實施45%及35%的關稅, 明顯這是破壞貿易關係、破壞高效的資源分配生態。他亦要取消規管銀行「自營買賣」的「伏爾克法規」(Volcker Rule),及取消限制污染及碳排放量的法則,這是破壞環境生態的改革。他亦要破壞「貨幣政策」的和諧,他覺得財策可以充分落實,貨幣政策可靠邊站,連聯儲局主席耶倫都可以換掉。不過,筆者在特朗普當選以致現在他舉行首個記者會,都找不出特朗普真的要破壞貿易關係的跡象,他只通過游說與經濟手段令美國企業取消部分海外設廠計劃,回歸美國。

若特朗普對海外的「破壞」並無想像中惡劣,則他對美國財政狀況及紀律的「破壞」就應該受重視。在去年11月初,筆者曾指出,特朗普若當選,銀行及基建相關股份會立即彈升, 但當市場開始衡量財政政策的成本時,美元將掉頭下跌。

美元下跌支持非美貨幣

回顧美滙歷史,美元升勢最兇猛時是1996至2001年當美國財政由赤字變盈餘的時侯。現在特朗普減稅政策在未來十年將令政府收入減少3萬至5萬億美元,筆者估計,美國經濟增長縱有減稅政策支持,今年亦只有2.7%,但財赤將大幅上升至GDP的4.2%。此外,通脹上升並非美國獨有,其他貨幣在過去兩年已大幅下跌的地方亦有通脹壓力,商品及源資價格回升,支持商品貨幣及發展中國家貨幣。大勢所趨下,之前堅持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仍會減息的分析員將紛紛轉軚看加息,因此,澳元,紐元及加元的上升幅度較佳。

由於特朗普並不見得會向中國實施過高的關稅,而傾向討價還價方式談判,估計中國經濟不會因出口大降而受打擊,反而,美國希望見到人民幣回升,増加中國央行干預買人民幣的可能性,人民幣雖然在內生性購滙下有壓力,但若美元整體下跌,人民幣滙價應穩定於6.7至7.0之間。

歐洲貨幣續受政局拖累

日圓在特朗普當選後因風險胃納回升而大幅走弱16%,已屬超賣,況且日本已重回貿易順差,日本政府亦已用到開放賭禁這一招,證實首相安倍晉三的結構性改革已真正進行,央行的零息政策令銀行與保險公司經營困難, 可能隨時找藉口放棄國債釘着零息政策,日圓可能重回110。

英鎊在英國快啓動「硬脫歐」談判時,沽壓增加,但估計應不會回跌至1985年的歷史低位1.06。在1.15水平見底。

歐洲方面今年有3個主要大選,分別為荷蘭,法國及德國,民粹主義抬頭仍威脅歐盟統一,美元弱勢令歐羅反彈,止於1.09水平。

上周四凌晨(香港時間)特朗普舉行了就職後的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令大部分對本周五總統就職禮及百日維新有憧憬者大失所望。記者會既無將來利民政策的任何具體預告,亦無對美國「敵人」的進一步打擊計劃, 只集中在他的個人利益與稅務問題及口號式的承諾。當然, 市場反應是美股立刻回吐, 美國國債孳息下跌, 美元滙價下跌。其中美滙指數下跌幅度尤其顯著, 一日內下跌2.2%,原因是市場對特朗普是「建設王」的角色已於過去兩個月有充足反應, 但卻未將他是「破壞王」的角色充分深入探討。

我們知道,他要建設落後的交通網絡、通過企業利得稅及企業海外盈餘回調稅項減免,刺激企業資本投資,最近他亦談到軍事設施改良,這些政策相信都會得共和黨建制派的支持,而得以迅速落實。但是推翻奧巴馬醫保的善後工作,及只惠及富人的個人入息稅改革,能否順利在國會通過實屬未知之數,市場大概亦已忘記美國仍有「強制減資」及「債務上限」的存在,都需要新總統去克服。因此,下周就職演說與百日維新計劃公布後,市場難免在建設與破壞之間再計算平衡點。

 

未見破壞貿易關係跡象

根據競選宣言,特朗普亦是不折不扣的「破壞王」,他曾聲稱要取消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對中國及墨西哥的入口分別實施45%及35%的關稅, 明顯這是破壞貿易關係、破壞高效的資源分配生態。他亦要取消規管銀行「自營買賣」的「伏爾克法規」(Volcker Rule),及取消限制污染及碳排放量的法則,這是破壞環境生態的改革。他亦要破壞「貨幣政策」的和諧,他覺得財策可以充分落實,貨幣政策可靠邊站,連聯儲局主席耶倫都可以換掉。不過,筆者在特朗普當選以致現在他舉行首個記者會,都找不出特朗普真的要破壞貿易關係的跡象,他只通過游說與經濟手段令美國企業取消部分海外設廠計劃,回歸美國。

若特朗普對海外的「破壞」並無想像中惡劣,則他對美國財政狀況及紀律的「破壞」就應該受重視。在去年11月初,筆者曾指出,特朗普若當選,銀行及基建相關股份會立即彈升, 但當市場開始衡量財政政策的成本時,美元將掉頭下跌。

 

美元下跌支持非美貨幣

回顧美滙歷史,美元升勢最兇猛時是1996至2001年當美國財政由赤字變盈餘的時侯。現在特朗普減稅政策在未來十年將令政府收入減少3萬至5萬億美元,筆者估計,美國經濟增長縱有減稅政策支持,今年亦只有2.7%,但財赤將大幅上升至GDP的4.2%。此外,通脹上升並非美國獨有,其他貨幣在過去兩年已大幅下跌的地方亦有通脹壓力,商品及源資價格回升,支持商品貨幣及發展中國家貨幣。大勢所趨下,之前堅持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仍會減息的分析員將紛紛轉軚看加息,因此,澳元,紐元及加元的上升幅度較佳。

由於特朗普並不見得會向中國實施過高的關稅,而傾向討價還價方式談判,估計中國經濟不會因出口大降而受打擊,反而,美國希望見到人民幣回升,増加中國央行干預買人民幣的可能性,人民幣雖然在內生性購滙下有壓力,但若美元整體下跌,人民幣滙價應穩定於6.7至7.0之間。

 

歐洲貨幣續受政局拖累

日圓在特朗普當選後因風險胃納回升而大幅走弱16%,已屬超賣,況且日本已重回貿易順差,日本政府亦已用到開放賭禁這一招,證實首相安倍晉三的結構性改革已真正進行,央行的零息政策令銀行與保險公司經營困難, 可能隨時找藉口放棄國債釘着零息政策,日圓可能重回110。

英鎊在英國快啓動「硬脫歐」談判時,沽壓增加,但估計應不會回跌至1985年的歷史低位1.06。在1.15水平見底。

歐洲方面今年有3個主要大選,分別為荷蘭,法國及德國,民粹主義抬頭仍威脅歐盟統一,美元弱勢令歐羅反彈,止於1.09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