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產配置

投資展望─ 2016 年第 4 季

泡沫脹大

風險資產市場已將英國脫歐、企業盈利下滑甚至是貨幣干預極限的訊號拋諸腦後。在未來數週,市場可能進一步上升。

不過,這只是泡沫,尤以成熟市場資產為甚,而風險正隨著市場每週升勢上升。在踏入 2016 年第 4 季之際,市場仍然未完全反映三項主要風險:

  1. 央行達到貨幣政策的極限。
  2. 股票市場的季度波動;過去 9 月至 11 月的波幅一般較大。
  3. 美國政治─ 11 月 8 日是一場「生死」決鬥,希拉莉和特朗普現時在民調中旗鼓相當、難分高下。

所有這些因素正在成熟估值完美定價的背景下上演。

美國聯儲局在 9 月─如外界預期按兵不動。不過,聯儲局政策委員會內的分歧日漸擴大,而聯儲局的口風似乎反映加息之日近在咫尺。然而,市場預期 12 月加息的可能性只有 55%。

若美國陷入「停滯」,長期停止加息亦無可口非,不過這對資產市場來說並非佳音,而倘美國經濟並非陷入停滯,消費價格通脹將迫使聯儲局於 2017 年以更快和超過現時預期的幅度加息。其時,資產估值和非金融銀行信貸應已升至更高水平,從而令泡沫爆破所帶來的危險更加巨大。

日本央行已將其注意力由負利率及量化寬鬆轉為管理債券孳息率。目前,日本央行似乎正在為量化寬鬆及負利率的意外後果「亡羊補牢」。鑒於會對銀行盈利造成損害,該行並未進一步下調負利率。另外,由於已沒有什麼政府債券可買,因此日本央行亦未有擴大買債規模。

回顧過去,股票市場一般在 9 月至 11 月較為動盪。當然,這只是過往的普遍趨勢,未必一定年年如是。然而,除了央行政策的不確定因素外,今年還有一項因素可觸發此季節性波動─美國政治。

民意調查顯示,11 月 8 日的總統選舉將會是一場惡鬥。希拉莉目前只是些微領先特朗普,而現時仍然有相當數量的游離票,因此市場實在難以參透選舉結果。與此同時,特朗普的另類政見及細節欠奉的政綱亦令市場增添許多不確定因素。

不過,股票市場─特別是成熟─的定價並非基於不確定因素。事實上,它們是在頗為失衡的環球經濟下完美定價。

受惠於較低廉的估值及隨著中國繼續在貨幣及財政方面刺激其經濟,新興市場及亞洲(日本除外)股市的表現應會較成熟股市優勝。